編者按
  探險旅行,這是對人的意志力和精神力的一次很好挑戰。但當越來越多的驢友探險變“遇險”時,這不得不引起我們思考。盲目探險徒步,不僅是對自己生命的不負責,而更多的也是在拿別人的生命“賭博”。每次營救,雖然救援人員都在盡全力輓救,但對於救援人員而言,這何況不是一次對他們生命的冒險?真正的探險,不是不科學的大無畏,更不是將自己的痛快建立在別人的風險之上。
  各地屢發驢友
  被困、遇難事件
  7月11日,兩名重慶驢友私自闖入奉節地縫景區被洪水圍困,1人獲救1人遇難;
  7月26日,江蘇無錫一名驢友在隨隊探險時,未穿救生衣就直接從5米高的懸崖跳入浙江楠溪江下方水潭,不幸遇難;
  8月10日,兩名驢友在廈門同安龍門隧道附近游玩,其中一人被山洪沖走,最終不幸遇難。
  8月10日凌晨,重慶南川頭渡鎮柏枝溪因暴雨突發山洪,下游河水猛漲,一批沿河露營的“驢友”遇襲被困,5人遇難…… 
  古爾溝
  平均海拔3500米,最高海拔4500米以上,國慶後,山上開始下雪,積雪已經有好幾釐米
  穿越“感言”
  小丹:想象旅行,“聽起來就很美”,但不懂如何穿越和報備等,再也不敢去戶外探險了
  溫馨提示
  古爾溝鎮鎮長駱俊介紹,理縣並未開發穿越、戶外探險等旅游項目,且古爾溝境內地形複雜,溝谷密佈,部分區域並無網絡信號覆蓋,一旦發生意外,救援難度高,希望游客不要拿生命開玩笑,擅自穿越
  學生時代,沒有外出旅行過,這讓21歲的小丹有點不甘心。工作後,在一個戶外群內認識了馬亮和王東海後,10月14日,小丹與他們結伴戶外穿越,開始了自己晚來的“畢業旅行”。
  豈料,17日,三人違規穿越阿壩理縣古爾溝鎮時,遭遇風雪,迷失方向,王東海出山後報警。
  經20餘人兩天艱苦搜尋,昨日凌晨4時許,被困雪山兩日的小丹和馬亮被安全帶回古爾溝派出所。目前,三人已相繼回家。
  同伴掉落雪山下
  兩驢友沿河尋找迷路
  “前方都沒路了,我們怎麼走?”少女站在幾十米的懸崖邊,頂著風雪,害怕地問著身旁的男生。
  “不要怕,方向是對的,一定要相信,我們絕對能活著走出去。”男生背著大包四處打望著,入眼處,幾乎一片雪白,除了懸崖,再也沒有繼續向前的路。
  這兩人就是小丹和馬亮。10月17日,與他們結伴穿越的王東海在探路時掉下雪山後,他倆也下山尋找王東海,風雪交加,山間霧氣瀰漫,下山後不久,沿著一條小河尋找王東海的小丹和馬亮就迷了路。
  他們不知道,之前已經掉下懸崖的王東海沿著另一條河去尋找幫助了。17日上午11時許,一身濕透了的王東海在當地村民的幫助下,出現在古爾溝派出所報警。
  當時正準備去成都參加培訓的民警鄧陳王心裡一緊,之前驢友違規穿越出事屢屢見諸於媒體之中,何況兩驢友都是90後,而且被困雪山中。
  接到報警後,理縣縣委、縣政府迅速啟動應急救援預案。17日中午12時許,由警方、古爾溝鎮黨委政府等組成的搜救隊在嚮導的帶領下上山。
  搜救人員連夜搜尋
  民警嗓子喊啞險掉崖
  王東海雖出山脫險,但對古爾溝並不熟悉,也不清楚失聯的具體地點,他們原計劃是從理縣上孟鄉進山,打算用三天的時間穿越老君溝、木城溝前往古爾溝鎮。
  山谷溝壑坡度高,地勢險峻,有了白雪的覆蓋,即使是白天,不熟悉地形的人想要通過,也絕非易事。由於地形複雜人跡罕至,加上信號不好,風疾雪大,救援人員只能一邊摸索前進,一邊尋找被困人員的蹤跡。
  18日凌晨,一夜搜救未果的鄧陳王等人在藥農留下的棚中過夜,18日下午4時許,鄧陳王等人嗓子已經嘶啞,呼喊終於也有了回應,17時許,搜救人員在海拔3800米左右的“二檯子”(地名)找到了馬亮、小丹兩人。
  見到搜救人員,被困在懸崖邊上進退兩難的兩人激動不已,但鄧陳王等人因為嗓子已經喊嘶,已經沒有聲音來教育兩人了。
  藉著手電筒微弱的燈光,眾人在崎嶇的道路和懸崖間慢慢往山下挪。在探路時,古爾溝鎮政府的王育險些掉下20多米的懸崖,抓著懸崖邊上的樹藤,他喊來了鄧陳王和馬亮,兩人聯合將其救起。
  19日凌晨4時許,被困雪山兩日的小丹和馬亮被安全帶回古爾溝派出所。昨日19時許,鄧陳王稱,三人已平安回家。
  當事人小丹:
  不懂如何穿越
  再也不敢了
  徒步、穿越,大海、陽光,陌生的人,陌生的風景……
  如果沒有這次穿越,小丹說不定還在想象著自己畢業時未能實現的“畢業旅行”,肯定“聽起來就很美”。
  21歲的小丹今年夏天從大學畢業後,學習會計專業的她並未像其他同學那樣來一場畢業旅行,然後再無怨無悔地參加工作。
  在成都某單位上班後,不甘心的小丹加入了一個戶外探險群,開始籌備自己晚來的畢業旅行。
  網友馬亮和王東海也曾在平原地區有過野外探險經歷,馬亮還自稱穿越過古爾溝,三人一拍即合,為了避免國慶節擁堵,小丹等人選擇了10月14日出發。為此,小丹向單位請假5天。
  古爾溝派出所所長黃建證實,24歲的馬亮、21歲的小丹和24歲的王東海三人在網絡聊天中相識,因為共同的愛好,便相約結伴外出旅行,一心想嘗試在高海拔地區穿越,尋求刺激。
  走散後,因乾糧較為充分,小丹和馬亮一開始還比較鎮定,17日晚找到一塊平坦之地搭建帳篷休息,次日一早兩人便繼續尋找出口,因地勢越來越陡峭,風雪越來越大,兩人更加著急,東尋西走,卻始終找不到下山的路。
  止步於懸崖後,小丹和馬亮開始互相鼓勵,堅信能活著出去,但若是搜救人員再晚來一天,或許小丹的心理底線就會崩潰。
  因為這是小丹的第一次外出旅行,因為足夠驚魂,還沒有讓家人知道此事的小丹表示,自己不懂如何穿越和報備等,也沒想到會違規,再也不敢去參加戶外探險了。
  據古爾溝鎮鎮長駱俊介紹,理縣並未開發穿越、戶外探險等旅游項目,而且古爾溝境內地形複雜,溝谷密佈,部分區域並無網絡信號覆蓋,一旦發生意外救援難度高,希望游客不要拿生命開玩笑,擅自穿越。
  (應當事人要求,小丹為化名。)
  羅蕤 成都商報記者 王明平 蔣麟
(編輯:SN022)
創作者介紹

kwan

mm44mmtc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